成人礼

 

 

 

十七岁的陈立农最近买了个表,能清楚显示日期的那种。这个表跟陈立农如影随形的样子实在是激怒了尤长靖。没错,今天是醋酸味的甜心。

 

 

“农农,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表。”尤长靖气鼓鼓的样子确实逗笑了陈立农。

 

 

“因为看着它我就知道自己离喜欢的人又近了一步。”陈立农笑得眉眼弯弯。

 

 

“你是打算成年以后要去告白吗?”尤长靖极力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失意,却还是被敏感的陈立农捕捉到了。

 

 

“是的,距离我成年还有两天哦。”陈立农比了个耶,故意激起尤长靖的醋意。

 

 

“你不会有了媳妇儿忘了兄弟吧?”尤长靖插着腰。

 

 

“不会的,况且,我喜欢的人他会做料理,有空我带给你吃啊。他也会马来西亚的椰浆饭哦!”

 

 

尤长靖听到自己喜欢的椰浆饭并没有表露出多欢喜,看起来却是有些许愁眉苦脸。

 

 

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陈立农的手机响了。

“呀,她来电话了。我先去接了哦,长靖掰掰。”陈立农指着手机示意。

 

 

尤长靖默默地在原地喝水泄愤。

 

 

“喂?妈妈?”陈立农小声嘀咕。

“农农,还有两天就要成年了哦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有的。”陈立农有点支支吾吾。“我...我喜欢长靖,我想在那天跟他表白。”陈立农揪住自己的衣角,急迫的等待妈妈的回答。

“农农喜欢就好。”

妈妈的坦然有让陈立农吃惊,“妈你不反对吗?我以为....”

“你以前老是跟我提起长靖,回到家在饭桌上十句话八句不离长靖,连喝水你都会想着他今天有没有长胖,你那点小心思怎么瞒得过妈妈。”

“真的吗!!”陈立农连声音都有在颤抖。

“你不要老是欺负人家长靖哦。”

“没在欺负他的啦!妈我才是你亲儿子诶!况且他比我大好吗!”

“我看到网上都是叫他小甜心诶,你看你整天都在操心有的没的看起来真的是你在欺负他诶。”

“没有的啦!长靖快过来了,我要挂电话了哦妈咪。”陈立农笑意藏不住,看着尤长靖一脸满脸愁容的样子暗自窃喜。

 

“长靖我们去吃饭吧。”陈立农搭上尤长靖的肩膀。

 

不就是打了个电话吗,至于开心成这样吗。尤长靖气呼呼地噘嘴。

“不要,我要去找小橘给我讲笑话。”

长靖生气的样子超想让人咬一口,陈立农偷笑。

“那我走了哦。”陈立农并没有挽留他的态度让尤长靖太恼火了,所以尤长靖是真的要找冷彦俊给自己降降温。

 

“哦,我也听说了农农最近有在筹备给对方表白诶。”林彦俊表面镇定,心里却笑死了这个脸都快皱成一团的傻子。“你伤心个什么劲儿啊,关乎农农的终身大事我们应该开心才对。”林彦俊挤眉弄眼。

 

 

尤长靖掐了一把林彦俊的腿,“人家那么小都找到对象了,让我一个零二年也有在惆怅了!”

 

 

“你确定不是春心萌动吗??”林彦俊质疑。

 

 

尤长靖甩了一个白眼给他。

“言归正传,农农不就是跟别人表个白吗,你在忧郁什么。”林彦俊饶有兴致,耐人寻味。看到尤长靖有点泪眼婆娑的样子都快让他心也软了。

 

 

“哪有在忧郁。”

“那你该不会是喜欢农农吧?”林彦俊害怕自己受不了甜心号的冲击主动进攻。

 

 

“我.....”尤长靖一时语噻,随即把头闷在被子里。

“是有一点,一点点。”

 

 

殊不知,陈立农在电话那头笑得心都化了。

没错,林彦俊是把自己的好姐妹尤甜心卖给了陈立农,在尤长靖没有进房间之前两个人早已用一通电话串通好了,站在统一战线。

 

接下来的一天之内尤长靖是看到陈立农能躲就躲,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这样子的尤长靖像是给陈立农挠痒痒一下,好在他的克制力还算强。一起跟着尤长靖演戏,彼此都没怎么搭理对方。大厂的朋友们一脸看戏地对他们进行眼神扫射也丝毫没能让尤长靖恢复那个腻歪歪的样子。

 

 

“3...2...1....!!!”2018年10月3日某男团成员在乌漆墨黑的天台盯着那个发着荧光色的表在傻笑。陈立农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种标题要是存在的严重性。

 

 

“长靖!!”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之后的陈立农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

“干嘛......”尤长靖操着自己的大马甜嗓慵懒的说,陈立农已经想象到他那个睡眼惺忪的样子了。

“你来天台一下。”

“明明在同一层楼干嘛要上天台吹风诶。”

“我给你准备了好吃的哦。”

尤长靖一个激灵点亮了屏幕,农农生日啊....心里已经凉了一截,一想到他今天要跟别人告白尤长靖心情就很bad。

 

 

尤长靖还是过了一件薄外套到天台赴约。

“陈立农你不知道我的睡眠时间是很宝贵的哦?”

“难道不是我更重要吗?”陈立农假装生气。

“诶呀,是是是,好了吧,都成年了还要这么幼稚吗。叫我上来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国庆节快乐...”陈立农紧张到忘记自己的措辞。

尤长靖到底还是想甩他一个大耳光子,碍于自己的身高处于劣势状态。

“我也祝你节日快乐早日跟有情人终成眷属哦。”尤长靖表面笑嘻嘻。

“你觉得...今天算是早日吗?”陈立农逼近尤长靖。

“农农你在想什么。”尤长靖不争气地脸红了,试图用对话转移注意力。

“我在想你啊。”陈立农笑眼弯弯的样子映在尤长靖清澈的眸子里。

“跟木子洋玩多了吧你!”尤长靖不知死活地凑上前。

就在这种让人面红心跳的时候,尤长靖清楚地听到了陈立农胸膛传递来的强劲而有力的心跳声。

“啾咪。”陈立农蜻蜓点水式的在尤长靖的粉嫩嫩的嘴唇落下一吻。

“我希望从今天开始跟小尤终成眷属啊,我今年的生日愿望,也会是我以后的所有的生日愿望。”

“陈立农!!!”尤长靖捶着陈立农。

“真的很痛诶!暴力甜心!”

“那你现在后悔了吗?”

“来不及了。你就是我的最好的成年礼。”尤长靖被陈立农圈在怀里。

尤长靖推开陈立农,陈立农有点小吃惊,以为他是生气了。

“我....”就在他要解释的时候,眸子里的甜心的脸突然放大。

 

 

 

 

 

 

嗯,甜心是真的很甜。

陈立农是这么回忆当时踮起脚尖,勾着自己脖子的尤腻腻的。

喜欢着我的甜心是最可爱的了。

评论(1)
热度(48)

© Skindeepme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