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暴击

陈立农最近有点烦,上课不在状态,练习也很低效。最让尤长靖担心的是,他的笑容不再挂在他的脸上,偶尔扯出来几个牵强的笑容也让人看出来皮笑肉不笑的倦态。沉闷的样子像一根绷得紧紧的神经,尤长靖支着头盯着远处缩在角落的陈立农沉思着。殊不知自己炽热的目光被他察觉,尤长靖敏捷地低下头,筷子却被拍掉了。刻意的样子让他此刻想找个缝钻进去。

 

 

“不得了了,你要节食?”看见自己的饭菜一点没动一旁的灵超投来诧异的目光。灵超的声调确实吸引了更多诡异的目光,怎么说呢,像是大厂里面来了个大猩猩,手没有那么长的大猩猩罢了。“我可是记得十分钟之前你在练习室里面哭天喊饿。”

 

 

尤长靖脸上似乎贴着丢人俩字,丢了两个白眼示意灵超安静。对方却十分不赏脸地憋笑。“灵超鹅你今天很聒噪诶。”说罢抽出一双筷子,拎着自己的食物小山走向陈立农那边空空的凳子。

 

 

“农农,要吃老干妈吗?”看着陈立农低着头闷闷的不做声,尤长靖只好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回应自己的却只有平淡地摇摇头,对方甚至没有抬眼看自己尤长靖的甜系笑容渐渐消失。

 

 

“我饱了,你慢吃。”陈立农突然出声着实吓了尤长靖一跳,他叼着一根粉条抬头,目光一直锁定在那个高大的背影身上不免有些许失落。

 

 

尤长靖的人生信条里只有吃唱二字,在他看来做这两样事情是最开心的事情,今天这顿饭却让他吃得很丧气。

 

 

尤长靖趁着香蕉的闺蜜时间逮住了林彦俊,本以为能从对方口中了解一下陈立农的近况,却不想他也是一知半解。

 

 

“诶诶,你有没有发现农农最近很反常诶。”

“你是傻子吗,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的好吗。”

 

尤长靖心里mmp地甩了个白眼给他,但碍于自己是来套情报的就忍气吞声,卑躬屈膝地挤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那你有没有了解为什么。”

 

 

“你笑起来真的有很假诶。”林彦俊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框。

 

 

尤长靖奶凶奶凶地用肘子捅对方,起身要走的时候林彦俊一把拉住他。

“最近他经常在练习室泡到很晚。”

“小橘还是很可靠的。”尤长靖单方面wink。

“喂,怎么你也开始叫小橘了。算了算了为了农农的终身大事,牺牲一下。”

“什么大事!林彦俊你今天超烦诶。”尤长靖把水汪汪的大眼珠子翻进眼皮里,心里却是按耐不住的兴奋。

  

 

尤长靖拖着疲惫的身子穿过练习室的长廊。

为了给灵超鹅上一届尤腻腻的声乐课他也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了,想到这里尤长靖就想吃点红枣补血。

 

 

走廊里微弱的歌声钻进了尤长靖灵敏的小耳朵里,想起林彦俊的话的尤长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练习室的后门。

 

 

是陈立农。

他目光直视镜子里的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支舞。汗水打湿了他的刘海,尤长靖看着他的愁容,忍不住想要为他抚平紧锁的眉头。

  

 

尤长靖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推门进去,拍拍里面哈欠连天的工作人员示意她先回去休息,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尤长靖盘腿坐在木制的地板上支着大脑袋看陈立农跳舞,对方丝毫没有受影响。

 

 

“农农,笑一下,这首歌的情绪没有那么低落。”尤长靖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陈立农没有回应他,但还是乖乖地照做了。

“你强颜欢笑的样子真的有很丑诶。”

听到这句话尤长靖分明看到他眼睛里的光突然又灭掉了。

 

“我的笑真的有那么假吗。”陈立农盘腿坐下,呆滞地盯着地板。

“没有啦,只是我又感受到现在的你很不开心,所以你要找到那个笑起来是自己的陈立农。”尤长靖上前给他送水,用毛巾为他拭去脸上的汗水。 

“可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笑会给别人带来假的感觉。”陈立农终于抬起了目光。

 

 

尤长靖心疼地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在这样的年纪被外界的舆论声压得喘不过气来。“农农,有时候你不必这么在意外界对你的否定声。有时候一些评价可以让你找到自己的不足你可以弥补它,可是一些偏激的语言你没必要放在心上,你把他看的越重你就越容易迷失方向,可能会受这些话的影响去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把自己锁在那个框架里面。这会变得很不真实。我们当偶像是为了给别人树立起一个榜样,展现一个真实的积极向上的样子而不是一副消沉的,一个没有灵魂的假象。”

 

 

陈立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而且在我看来,农农的笑容很治愈。就像李健老师的那个《春风十里不如你》,那种温暖的感觉很让人舒服。所以农农,不要这么愁眉苦脸了,真的有很丑诶。”尤长靖拨开他的刘海,为他抚平眉头。

“你看,想这样子,很丑诶。”尤长靖学陈立农假笑,双手搭在他宽大的肩膀上,让他看着自己。

“可是小尤你什么时候笑起来都是甜甜的样子诶。”陈立农终于笑了,露出他的大白牙。尤长靖滑稽的样子真的让人忍俊不禁。

 

“这样子才对嘛。农农你在我心里一直是上位圈,每一个你都会给人带来惊喜。”尤长靖跪坐在陈立农面前,身子向前倾,甜腻腻地抱住陈立农。“而且我哪里有甜甜的啦,我发现你这个人梗很烂诶。”尤长靖奶凶地掐了一把陈立农。

 

 

“那我是在你心里一直发光吗?”

尤长靖抿嘴微笑,甩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还发现你不仅梗很烂,人也很烂诶。”

“原来长靖你是这么看我的吗。”陈立农佯装生气,一秒回到了那个情绪里面。

深夜尤长靖脑子可能被挖过坑,丝毫没有察觉陈立农在入戏。“啊,没有没有,农农我错了。”马来西亚的口音让人一秒就心软了。

“那你说,我对你来说是特别的存在。”

“诶陈立农你很过分诶!”甜心炸毛。

陈立农投来期待的目光,尤长靖回避之后起身要走,却被他拉回去。重心不稳的一大个甜心差点头朝地,还好有陈立农用大手护住他,不然就是大型甜心撞地球现场。

 

 

“长靖你生气的样子也是甜甜的,甜到我的心里了,怎么办。”

下一秒尤长靖的耳根子就变得烧红,没有等到尤长靖回应,陈立农擅作主张地敏捷地亲了一口尤长靖那诱人犯罪的嘴唇。

“陈立农,你真的是个烂人诶!!!”尤长靖支起身子,陈立农以为对方会对自己的脑袋甜心暴击,自己怕痛地闭起了双眼。

 

 

 

 

谁知,甜心的暴击是一个湿哒哒的问。

 

 

 

 

 

 

 

 

“当时我以为你会敲我的脑袋的。”陈立农回想起当年那一幕,还是有点感动。

 

 

 

“农农,你不知道,我等那个时候等了多久。”尤长靖煽情地点火,“是真的很想给你一个栗子暴击诶!”尤长靖超凶。

 

 

“可是你还是舍不得我的。”陈立农定住他的后脑勺让他无处可躲,带有惩罚意味地吻上了甜心粉嘟嘟的嘴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2)
热度(55)

© Skindeepme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