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礼

 

 

 

十七岁的陈立农最近买了个表,能清楚显示日期的那种。这个表跟陈立农如影随形的样子实在是激怒了尤长靖。没错,今天是醋酸味的甜心。

 

 

“农农,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表。”尤长靖气鼓鼓的样子确实逗笑了陈立农。

 

 

“因为看着它我就知道自己离喜欢的人又近了一步。”陈立农笑得眉眼弯弯。

 

 

“你是打算成年以后要去告白吗?”尤长靖极力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失意,却还是被敏感的陈立农捕捉到了。

 

 

“是的,距离我成年还有两天哦。”陈立农比了个耶,故意...

甜心暴击

陈立农最近有点烦,上课不在状态,练习也很低效。最让尤长靖担心的是,他的笑容不再挂在他的脸上,偶尔扯出来几个牵强的笑容也让人看出来皮笑肉不笑的倦态。沉闷的样子像一根绷得紧紧的神经,尤长靖支着头盯着远处缩在角落的陈立农沉思着。殊不知自己炽热的目光被他察觉,尤长靖敏捷地低下头,筷子却被拍掉了。刻意的样子让他此刻想找个缝钻进去。

 

 

“不得了了,你要节食?”看见自己的饭菜一点没动一旁的灵超投来诧异的目光。灵超的声调确实吸引了更多诡异的目光,怎么说呢,像是大厂里面来了个大猩猩,手没有那么长的大猩猩罢了。“我可是记得十分钟之前你在练习室里面哭天喊饿。”

 

 ...

© Skindeepmemedy | Powered by LOFTER